网络公共事件:研究维度、舆情生态与治理机制

网络公共事件:研究维度、舆情生态与治理机制
【内容提要】 我国网络公共事情益发呈现出高发多发的态势。从现有网络公共事情研讨文献可总结提炼出两大中心议题:网络公共事情的议题建构与反抗发动形式研讨;网络公共事情、网络言语与公共范畴的重建研讨。网络公共事情释放出来的倒逼力气无比强壮,正深入地改变着传统的权力联系结构、公民举动者与国家(政府)之间的互动往来形式。网络公共事情既有益于事实真相的澄清和公平正义的显示,也极易引发网络言论危机和舆情危险。深入掌握网络公共事情背面的运作机理和前言生态,全新考量政府、网络与公民间的联系并活跃构建多元化协同管理结构,成为当时破解问题的必由途径。【关 键 词】网络/网络公共事情/舆情生态/管理途径一、网络公共事情:转型社会的年代镜像与研讨维度当时我国正处于社会转型期,这既是经济发展的关键时期,又是社会对立凸显期。特别是跟着传媒技能的革新和网络自媒体(We Media)年代的到来,以定见首领和个别麦克风所引导的传达范式极易导致网络互动往来空间中的定见偏执和集体极化,然后衍生出各种形状的网络公共事情。所谓网络公共事情,广义上指有较多网民参加评论并发生必定社会影响的事情;狭义上指在必定社会布景下构成的网民集体为了共同利益或其他相关意图,使用网络进行串联、安排、呼应,对社会政治稳定形成影响的集体性非正常事情[1]。从躲猫猫事情、石首事情中的生命关注到深圳机场女工梁丽、巴东姑娘邓玉娇等弱势集体的权力反抗;从局长天价烟事情、事故现场浅笑表哥事情中的公权力问责到售票员倒票事情、山东东明污染事情、城管摆地摊事情等非直接利益相关的言论监督,作为对公民进行充权(empowerment)的一种东西[2],网络公共事情从未像今日这样夺人眼球,深入地改变着传统的政治生态和实际社会的运作逻辑。作为嵌入的利益冲突表达方式,网络公共事情已由传统意义上的愤青式青涩开端转向更具老练、理性的正义反抗[3]。某种层面上,网络公共事情已成为体恤转型社会的一面镜子,其深入映射出实际社会运转的内涵隐性对立,让我们明晰洞悉出现存社会存在的距离和缺乏。但是,因为对网络公共事情与大众言论网络化的成见,当地政府应对网络公共事情仍是单一地局限于依托宣传部门的统一口径来引导网议洪峰。政府这种对网络公共事情的软着陆处理方式更多的是一种被迫反应和个性化施政,而没有提升为具有遍及指导意义的执政理念和准则立异[4]。当地官员在处置突发性网络事情时的缺席、失语、妄语也显着暴露出当地政府公共事务管理应急才能的缺乏和应对理念的落后。 上一页 1 2 3 4 5 6 …11 下一页 阅览全文